廉洁精神传千古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廉”是古代政治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古代官员应具备的最基本的品德与素质。家庭、宗族是孕育儒家道德的沃土。廉洁精神通过人们对儒家经典的学习以及家训、家书等方式得以培养、流传。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笔记,都对廉洁进行赞颂,使之不断教化后人。

1、教廉

颜氏家训

《颜氏家训》是南北朝时北齐文学家颜之推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处世哲学编写而成的家训。他鄙视和讽刺士族的腐化无能,倡导廉政思想。《颜氏家训》对颜氏家族后代影响深远。颜氏后人涌现出众多出类拔萃之才,如唐朝注解《汉书》的颜师古,著名书法家颜真卿,以身殉国的颜杲卿等,到了宋元两朝,颜氏族人也仍然入仕不断,可见《颜氏家训》效用彰著。

颜氏后人颜真卿

“国之用材,大较不过六事:一则朝廷之臣,取其鉴达治体,经纶博雅;二则文史之臣,取其著述宪章,不忘前古;三则军旅之臣,取其断决有谋,强干习事;四则藩屏之臣,取其明练风俗,清白爱民;五则使命之臣,取其识变从宜,不辱君命;六则兴造之臣,取其程功节费,开略有术:此则皆勤学守行者所能办也。人性有长短,岂责具美于六涂哉?但当皆晓指趣,能守一职,便无愧耳。”

——《颜氏家训·涉务篇》

“《礼》云:‘欲不可纵,志不可满。’宇宙可臻其极,情性不知其穷,唯在少欲知止,为立涯限尔。先祖靖侯戒子侄曰:‘汝家书生门户,世无富贵,自今仕宦不可过二千石,婚姻勿贪势家。’吾终身服膺,以为名言也。”

——《颜氏家训·止足篇》

教子清廉图

崔元暐(wěi),本名晔,博陵安平人,唐朝丞相。崔元暐的母亲卢氏,有贤操,常常告诫儿子说:“子始仕官,有言其贫寒不自存,此善也。若赀[zī]货盈衍,恶也。吾尝以为确论。比见亲表仕者,务多财以奉亲,而亲不究所从来。必出于禄廪则善,如其不然,何异盗乎?若今为吏,不能忠清,无以载天覆地,宜识吾意。”意思是要儿子不要贪财,当官而清贫,是好消息;如果身着丝裘、骏马高骑,则是坏消息。并教谕儿子说:做官而贪财,损人而利己,与强盗没什么两样!

崔元暐谨遵母教,为政近四十年,忠于职守。他将薪俸周济贫孤的族人,并对他们的子弟抚养教励。后虽官至丞相,但从不利用职权,使自己的子弟进入朝廷,以清廉俭朴,知名于世。

包孝肃公家训

包拯(公元999年 —公元1062年),北宋庐州(今属安徽合肥)人,字希仁,天圣进士。仁宗时任监察御史,建议选将练兵,以御契丹。后任天章阁待制、龙图阁直学士,官至枢密副使。他为官刚正,断讼明敏,执法严峻,权臣贵戚为之敛手,任知开封府时,有“关节不到,有阎罗包老”之语。为古代清官的典型。

包拯

包孝肃公家训:“后世子孙仕宦,有犯赃滥者,不得放归本家;亡殁之后,不得葬于大茔之中。不从吾志,非吾子孙。”包拯在家训中昭告后世,望历代子孙均能清廉为官,正直为民。后世子孙遵从家训,入仕则为官清正,如包绶、包永年等。 

箴言原是明孝宗弘治年间,为了整顿吏治,提倡廉政,流传的做官格言,故曰“官箴”。在清朝时,颜氏家族声名显赫,颜希深、颜检、颜伯焘祖孙三代均为清朝重臣,且为官清廉。颜希深在山东泰安府任职时,看到“三十六字官箴”后,对其内容非常推崇,将其定为家训。

吏治箴言碑拓片

吏治箴言碑拓片,道光四年(1824年)十月刻,碑身有颜希深祖孙三代跋语。碑文与道光帝“未有不可教诲之民,所忧者多半不能教诲之官”的言语不谋而合,反映了百姓对吏治清明的渴望。

西安碑林

西安碑林收藏有一块完整无缺的“官箴”刻石,系清道光四年(1824年)张聪贤受颜伯焘之托,摹颜检(颜伯焘之父)官箴拓本刻制而成。

朱子家训

朱柏庐(公元1617年—公元1688年),名用纯,字致一,自号柏庐,清江南昆山(今江苏)人。明生员,清初居乡教授学生,专治程朱理学,提倡知行并进。康熙时坚辞不应博学宏词科。其《治家格言》,世称《朱子家训》。

《朱子家训》(又名《朱子治家格言》、《朱柏庐治家格言》)

《朱子家训》,朱柏庐撰,全文仅522字,精辟地阐明了修身治家之道,是一篇家教名著,流传甚广,清至民国年间一度成为童蒙必读课本之一。

朱子治家格言

林则徐(公元1785年—公元1850年),字元抚,晚号俟村老人,福建侯官(今福州)人。近代爱国主义者,民族英雄。1838年任湖广总督。次年任钦差大臣赴广州禁烟,在虎门销毁。1840年任两广总督,不久受投降派诬陷,被革职流放新疆。1850年再度任钦差大臣,赴广西督理军务,病死途中。著作编为《林则徐集》。

《朱子治家格言》,林则徐书

曾国藩家书

曾国藩(公元1811年—公元1872年)初名子城,字伯涵,号涤生,谥文正。清末洋务派和湘军首领。湖南湘乡白杨坪(今属双峰)人。曾任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等职。有《曾文正公全集》存世。

曾国藩

《曾文正公全集》

“决不肯以做官发财,决不肯留银钱与后人。若禄入较丰,除堂上甘旨之外,尽可以周济亲戚族党之穷者,此我之素志也。”——《曾文正公全集》

曾国藩不仅自身廉洁奉公,还将这些思想传达给他的亲友,在其家书中得窥一斑:

“余以名位太隆,常恐祖宗留诒之福自我一人享尽,故将劳、谦、廉三字时时自惕,亦愿两贤弟之用以自惕,且即以自概耳。”

——《曾国藩家书·致九弟季弟·做人须清廉谨慎勤劳》

“余往年撰联赠弟,有俭以养廉,直而能忍二语。弟之直,人人知之,其能忍,则为阿兄所独知。弟之廉,人人料之,其不俭,则阿兄所不及料也。以后望弟于俭字加一番工夫,用一番苦心,不特家常用度宜俭,即修造平费,周济人情,亦有一俭字意思。”

——《曾国藩家书·致四弟·教弟必须爱惜物力》

后一页>> 跳转到
上一篇:政教倡廉         关 闭        下一篇:政权崩塌始于贪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