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故事:晏子的风采》

说起晏子,早在中学时,一篇《晏子使楚》,就为他“桔生淮南则为桔,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今民生长于齐不盗,入楚则盗,得无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的辩才所倾倒。谈笑风生,挥洒自如,既有原则性,又有灵活性,既不长对方的志气,又利用对方无礼的玩笑以退为进,使辱人者自辱,这就是晏子的风采,中国式的机智。难怪孔夫子愿以兄事之,司马迁“假令晏子而在,余虽为之执鞭,所忻慕焉。”愿为之做“执鞭”的奴仆。可见晏子风采之迷人。司马迁在《史记》中记叙了晏子两件事:一是赎救越石父。越石父是当时的一个贤者,不幸沦为奴仆。一次,晏子外出,在路上碰到了正给主人干活的越石父。晏子卖掉了驾车的马,为他赎了身。到了家门口,晏子“弗谢,入闺”,招呼也没打一声,就自己进去了。越石父见晏子对他无礼,立刻要走。晏子很奇怪,问道:“我和你素不相识,你给别人做了三年奴仆,是我把你赎出来,你为什么要离开我呢?”越石父说:“吾闻君子诎于不知已而信于知已者。方吾在缧绁中,彼不知我也。夫子既已感寤而赎我,是知己。知已而无礼,固不如在缧绁之中。”晏子很虚心地接受了他的批评,“延入为上客”。二是御者改过。晏子车夫的妻子从门间窥视其夫,只见其夫“拥大盖,策驷马,意气扬扬,甚自得也”。车夫回家,刚一进家门,她便要求离婚。车夫十分奇怪,她说:“晏子长不满六尺,身相齐国,名显诸侯。今者妾观其出,志念深矣,常有以自下者。今子长八尺,乃为人仆御,然子之意自以为足,妾是以求去也。”车夫听了妻子的批评,深深自责,并认真改正。晏子见车夫前后判若两人,便问何故,车夫据实以对。晏子认为车夫勇于改过,为人诚实,就推荐他做了大夫。第一个故事说晏子接受批评,重视贤才;第二个故事讲的是车夫,实际上说晏子不拘一格选拔人才,说晏子在人们心中的崇高地位。

晏子为了国家,他富贵不淫,勤勤恳恳,威武不屈,大义凛然。鲁襄公二十五年,齐庄公因荒淫无道,被崔杼诛杀。之后,崔杼为了专权,滥杀异己,一时朝臣人人自危,纷纷逃亡。只有晏子不畏强权,不怕淫威。他的手下人问他:“死吗?”晏子说:“光是我一个人的国君吗,我死?”手下人说:“逃走吗?”晏子说:“是我的罪过吗,我逃亡?”手下人说:“回去吗?”晏子说:“君主为国家而死,我们也就为他而死;为国家逃亡,我们也就为他而逃亡。如果君主为自己而死,为自己而逃亡,不是他个人宠爱的人,谁敢承担责任?我哪里能为他个人死,为他个人逃亡?但我们又能回到哪里去呢?”正说着,崔杼的大门打开了。崔杼和庆封勾结,立年幼的杵臼(即景公)为君,为了弹压朝臣,正设坛立盟。崔杼的家兵拿着戟剑逼迫每一个大臣宣誓服从崔、庆,气氛十分恐怖。崔杼已经杀了七个人,轮到晏子宣誓,晏子仰天长叹道:“呜呼!崔子为道,而弑其君,不与公室而与崔、庆者,受此不祥。”坚决拒绝宣誓。崔杼说:“子变子言,则齐国吾与子共之;子不变子言,戟既在短,剑既在心,维子图之。”晏子毫不畏惧,厉声回答:“曲刃钩之,直兵推之,婴不革(不变)矣!”说罢枕庄公尸股而哭。崔杼迫于晏子的巨大声誉,只好放晏子回去。

晏子一生经历了齐灵公、齐庄公、齐景公三世,显名于诸侯,博得了“管晏”合称的美誉。他主张薄敛省刑,他为政清廉,生活朴素,直言敢谏,正直无私,这是可贵的。晏子死于公元前500年,距今已二千五百年了,但他为百姓做的好事,他的美德,他的风采,依然动人,依然让人怀念。

上一篇:《廉政故事:于成龙饮誉“清官第一”》         关 闭        下一篇:《廉政故事:悬鱼拒贿的羊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