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根谭》

131.亲近善人须知机杜谗,

铲除恶人应保密防祸

善人未能急亲不宜预扬,恐来谗谮之奸;恶人未能轻去不宜先发,恐遭媒蘖之祸。

【大意】

要想结交一个有修养的好人,不必急着跟他接近,也不必在事先称赞他,为的是避免引起坏人的嫉妒而在背后说坏话;假如想摆脱一个心地险恶的坏人,绝对不可以草率行事,随便把他打发走,尤其不可以打草惊蛇先让他知道,以免遭受这种坏人的报复或陷害等灾祸。

132.节义来自暗室不欺,

经纶缲出临深履薄青天白日的节义,自暗屋漏室中培来;旋乾转坤的经纶,自临深履薄处缲出。

【大意】

大凡一种光明磊落的伟大人格和节操,都是在篷门敞户的艰苦环境中磨练出来的;凡是一种足可治国平天下的伟大政治韬略,都是从小心谨慎的做事态度中磨练出来的。

133.伦常本乎天性,不可认德怀恩

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纵作到极处俱是合当如此,著不得一毫感激的念头。如施者任德,受者怀恩,便是路人,便成市道矣。

【大意】

父母对子女的慈祥,子女对父母的孝顺,兄姐对弟妹的爱护,弟妹对兄姐的尊敬等等,即便拿出最大爱心作到最完美境界,也都是骨肉至亲之间所应这样做的;因为这完全都是出于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彼此之间绝对不可以存有一点感激的想法。假如父母的养育子女,兄姐的友爱弟妹,个个都怀着一颗思恩图报的观念;以及子女对父母的孝顺,弟妹对兄姐的尊敬,也都怀着感恩报答的心理,那就等于把骨肉至亲变成了路上陌生的人,而且也把出自真诚的骨肉之情变成了一种市井交易。

134.不夸妍好洁,无丑污之辱

有妍必有丑为之对,我不夸妍,谁能丑我?有洁必有污为之仇,我不好洁,谁能污我?

【大意】

大凡人间的事情,有美好的就有丑陋的来作对比,假如我不自夸其德说自己美好,又有谁会讽刺我丑陋呢?大凡世上的东西,有洁净的就有肮脏的,假如我不自赞洁净,有谁能脏污我呢?

135.富贵多炎凉,骨肉多妒忌

炎凉之态,富贵更甚于贫贱;妒忌之心,骨肉尤狠于外人。此处若不当以冷肠,御以平气,鲜不日坐烦恼障中矣。

【大意】

人情高低、冷暖、厚薄的变化,在富贵之家比在穷困人家显得更鲜明,而嫉妒、妒恨、猜忌的心理,在兄弟姐妹骨肉至亲之间比跟陌生人显得更厉害。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如不能用冷静态度来应付这种人情上的变化,或者不能用理智来压抑自己不平的情绪,那就很少有人不陷于有如日坐愁城中的烦恼状态。

136.功过不可少混,恩仇不可过明

功过不容少混,混则人怀惰堕之心;恩仇不可太明,明则人起携贰之志。

【大意】

长官对于部属的功劳和过失,不可有一点的模糊不清,假如功过不明就会使部下心灰意懒而不肯努力工作;一个人对于恩惠和仇恨,不可以表现得太鲜明,假如对恩仇太鲜明就容易使部下产生疑心而发生背叛事件。

137.位盛危至,德高谤兴

爵位不宜太盛,太盛则危;能事不宜尽毕,尽毕则衰;行谊不宜过高,过高则谤兴而毁来。

【大意】

一个人的爵禄官位不可以太高,如果太高就会使自己陷于危险状态;一个人的才干本身不可以一下子都发挥出来,如果都发挥出来就会由于江郎才尽而陷于没落状态;一个人的品德行为不可以标榜太高,如果太高就会遭到无缘无故的毁谤和中伤。

138.阴恶祸深,阳善功小

恶忌阴,善忌阳,故恶之显者祸浅,而隐者祸深;善之显者功小,而隐者功大。

【大意】

一个人做了坏事最可怕的是掩盖它,做了好事最忌讳的是自己宣扬出去。所以做坏事如果能及早被人发现那灾祸就会小,反之如果掩盖它那灾祸就会大;如果一个人做了好事而自己宣扬出去那功德就会小,只有在暗中默默行善功德才会大。

139.应以德御才,勿恃才败德

德者才之王,才者德之奴。有才无德,如家无主而奴用事矣,几何不魍魍猖狂。

【大意】

一个人的品德是才学才干的主人,而才学才干只不过是品德的奴隶而已。一个人假如只有才学才干而没有品德修养,就等于一个家庭没有主人而由奴隶当家,这样哪有不中遭受精灵鬼怪肆意祸害之理?

140.穷寇勿追,投鼠忌器

锄奸杜幸,要放他一条去路。若使之一无所容,譬如塞鼠穴者,一切去路都塞尽,则一切好物俱咬破矣。

【大意】

铲除邪恶之徒,杜绝投机取巧专走后门的小人,有时也要斟酌实情给他们留一条改过自新的途径。反之,如果逼得他们走投无路,毫无立足之地,那就等于为了消灭一个老鼠而就堵死一切鼠洞,固然把老鼠的一切逃路都堵死了,可是一切好东西却也都被老鼠咬坏了。
<<前一页    后一页>> 跳转到
上一篇:《初刻拍案惊奇》         关 闭        下一篇:《老残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