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根谭》

61.宽严得宜,勿偏一方

学者有段兢业的心思,又要有段潇洒的趣味,若一味敛束清苦,是有秋杀无春生,何以发育万物。

【大意】

一个作学问的人,思考要细密,行为要谨慎,同时又要有潇洒脱俗的超凡胸怀,凡事都不拘泥细节,如此才能保持生活中的情趣。反之,假若一味克制自己,过极端清苦的生活,就如同大自然中只有落叶的秋天,而没有和煦的春天,这又怎能培育万物的成长而至开花结果呢?

62.大智若愚,大巧似拙

真廉无廉名,立名者正所以为贪;大巧无巧术,用术者乃所以为拙。

【大意】

一个真正廉洁的人不与人争名,反而建立不起廉洁之名,那些到处树立名望的人,正是为了贪图虚名才这样做。一个真正聪明的人不炫耀自己的才华,所以看上去反而很笨拙,那些卖弄自己聪明智慧的人,正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愚蠢才这样做。

63.谦虚受益,满盈招损

攲器以满覆,扑满以空全;故君子宁居无不居有,宁处缺不处完。

【大意】

攲器因为装满了水才倾覆,扑满因空无一物才得以保全。所以一个品德高尚的君子,宁愿处于无争无为的地位,也不要站在有争有夺的场所,日常生活宁可感到缺欠一些,也不要过分美满。

64.名利总堕庸俗,意气终归剩技

名根未拔者,纵轻千乘甘一瓢,总堕尘情;客气未融者,虽泽四海利万世,终为剩技。

【大意】

一个人如不彻底拔除功利思想,即使他能轻视荣华富贵而甘愿过清苦的生活,最后仍然无法逃避名利的诱惑;一个受外力影响而不能在内心加以化解的人,即使他能恩泽天下甚至造福千秋,其结果仍然算是一种多余的伎俩。

65.心地须要光明,念头不可暗昧

心体光明,暗室中有青天;念头暗昧,白日下有厉鬼。

【大意】

一个人的心地如光明磊落,即使立身在黑暗世界,也如站在万里晴空下一般。一个人如果有邪恶不端之念,即使在光天化日之下,也像被魔鬼缠身一般。

66.勿羡贵显,勿虑饥饿

人知名位为乐,不知无名无位之乐为最真;人知饥寒为虑,不知不饥不寒之虑更为甚。

【大意】

一般人都只知道名誉与官职是人生的一大乐事,却不知没有名声没有官职才是人生真正的乐趣。一般人都只知道饥饿跟寒冷是最痛苦的事,却不知那些不愁衣食的达官贵人,他们的患得患失的精神折磨才是最痛苦的。

67.阴恶之恶大,显善之善小

为恶而畏人知,恶中尤有善路;为善而急人知,善处即是恶根。

【大意】

一个人做了坏事而怕人知道,可见这种人还有羞耻之心,也就是在恶性中还保留一些向善之心;一个人做了善事而急于让人知道,就证明他做善事只是为了贪图虚名和赞誉,那么在他做善事时,已种下了可怕的祸根。

68.君子居安思危,天亦无用其技

天之机缄不测,抑而伸,伸而抑,皆是播弄英雄,颠倒豪杰处。君子是逆来顺受,居安思危,天亦无听用其伎俩矣。

【大意】

上天的奥秘变幻莫测,有时使人先陷于窘境而后再春风得意,有时先让人一番得意而后再受挫折,这都是上天有意捉弄自命为英雄豪杰的人。因此有才德的君子,当不如意时要适应环境,遇到逆横事件也一笑置之,在平安时要想到危难,这样,就连上天也无法施展他捉弄人的巧计了。

69.中和为福,偏激为灾

躁性者火炽,遇物则焚,寡恩者冰清,逢物必杀。凝滞固执者,如死水腐木,生机已绝,俱难建功业而延福祉。

【大意】

性情急躁的人,他的一言一行都如烈火一般炽热,所有与他接触的人都会被焚热;一个刻薄寡恩的人,他的一言一行如冰雪一般冷酷,无论何人碰到他都要遇到残害。一个头脑顽固而刻板的人,既像一潭死水,也像一株朽木,死沉沉的完全没有生机,这都不是能成大功业而造福于人类的人。

70.多喜养福,去杀远祸

福不可徼,养喜神以为召福之本而已;祸不可避,去杀机以为远祸之方而已。

【大意】

人间幸福不可勉强去追求,能经常保持愉快的心情,是追求人生幸福的基础;人间的灾祸实在难以避免,能消除怨恨他人的念头,是远离灾祸的法宝。
<<前一页    后一页>> 跳转到
上一篇:《初刻拍案惊奇》         关 闭        下一篇:《老残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