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公案》

作者:安遇时(明)

第十八则 白塔巷
  话说包公守东京之日,治下宁静,奸宄敛迹,每以判断为心,案牍不致留滞。

皇佑元年正月十五日,包公同胥吏去城隍庙行香毕,回到白塔前巷口经过,闻有妇人哭丈夫声,其声半悲半喜,并无哀痛之情,包公暗记在心,回衙即唤值堂公差郑强问道:“适来自塔前巷口有一妇人哭着甚么人?”强告诉道:“是 谢家巷口刘十二前些日死了,他妻吴氏在家中哭。”包公心上思道:“这人定死得不明。莫是吴氏谋了丈夫性命,不然哭声如何半悲半喜?”便差人去拘吴氏来,问其夫因何身死?吴氏供道:“妾身夫主刘十二以卖小菜为生,忽于前月 气疾身死,埋在南门外五里牌后,因家中有小儿子全无依赖,以此悲哀。”包公听了,看那妇人脸上似擦脂粉,想她守服如何还整容颜?随唤着土工陈尚押吴氏同去坟所,启棺检验丈夫有无伤痕。土工回报:“刘十二身上并无伤痕,病 死是实。”包公拍案怒道:“陈尚隐匿情弊,故来我跟前遮掩,限三日内若不明白,决不轻恕。”陈尚回家忧愁,双眉不展。其妻杨氏问尚有何事忧愁。尚以此事告知。杨氏道:“曾看死人鼻中否?”尚道:“此人原是我收殓,鼻中未 看。”杨氏道:“闻得人曾用铁钉插入鼻中,坏了人性命。何不勘视此处?”尚亦狐疑,即依妻言再去看验,刘十二鼻中果有铁钉二个,从后脑发中插入。遂取钉来呈知。包公便将吴氏勘审。吴氏初不肯招,及上起刑具,只得招认为与 张屠户通奸,恐丈夫知觉不合,谋害身死情由。案卷既成,遂判吴氏谋害亲夫,押赴市曹处斩。,张屠户好人妻小,因致人死,发问军罪。判断已定,司吏依令施行。

再说包公当下又究问陈尚:“是谁人教你如此检验?”尚禀道:“当日小人领命前去验看,刘十二尸身并无伤痕。台前定要在小人身上根究,回家忧闷。不料小人妻子倒有见识,教我如此检验,果得明白。”包公道:“你妻有如此见 识,不是个等闲妇人,可唤来给赏。”不多时唤杨氏来到,赐以钱五贯,酒一瓶,杨氏欢喜拜受。方欲出衙,包公唤转问道:“当初陈尚与你是结发夫妻,还是半路夫妻?”杨氏道:“妾身前夫早亡,再嫁与陈尚为妻。”包公又问:“ 前夫姓什名谁?”答道:“姓梅名小九。”包公道:“得何病身死?”杨氏见包公问得情切,不觉失色,勉强对道:“他染疯癫病而死,埋在南门外乱葬岗上。”包公道:“你前夫也死得不明。”便差王亮押杨氏同去坟所,检验梅小九 尸骨。杨氏思量道:乱葬岗有多少坟墓,终不然个个人鼻中有钉。遂乃胡乱指一个别人的坟墓与差人,掘开视之,并无伤痕,检验鼻中,又无缘故。杨氏道:“人称包老爷如秋月之明,今日此事直欲逼人于死地。”王亮正没奈何之际, 忽见一个老人,年七十余岁,扶杖而行,前来问亮在此何事。亮告道,如此如此。老人听了,指着杨氏道:“你休要胡指他人坟墓,枉抛了别人骸骨,教你一千人受罪。”便指与王亮道:“这便是梅小九坟墓。”言讫,化阵清风而去。

亮遂掘开,开棺检验,果见鼻中有两个钉。亮便押了杨氏回报。

包公遂勘得杨氏亦曾谋杀前夫是实,将杨氏押赴市曹处斩。闻者无不称奇。
  -------------------------

<<前一页    后一页>> 跳转到
        关 闭        下一篇:《官场现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