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公案》

作者:安遇时(明)

第七回 包文拯天庭见玉帝
  却说包文拯把孔雀血吃了几口,一气归阴。那真性灵魂直到天门,遇着把守天门两员天将,一员是关元帅,一员是赵元帅。一见文曲星包文拯慌忙走到天门,二员天将问道:“包丞相何往,为何如 此慌忙?”包公打个稽首道:“二位天将少礼。下官领玉帝敕令,下凡辅佐仁宗天子。向来太平,只因几个妖魔下界,扰乱朝纲,致使天下不宁,未审何妖怪。臣食天禄,若不为君担忧,是臣之罪也。故臣舍命特到天庭谒见玉帝,敢烦 一位相引。”关元帅道:“小将随送丞相前往天宫去矣。”包公直到灵宵殿,恰遇两个司天监内使出来。关元帅道:“今有下界文曲星要见玉帝,你二人相为引进。”关元帅道:“我要回转天门。”与包公作别去矣。

两个内使引见玉帝。包公手提牙简,俯伏金阶。玉帝问道:“文曲星,孤差你临凡下界,日则判阳,夜则判阴,清平世界,匡君育民。有何事故,来此为甚?”包文拯将施俊求名,路遇妖怪,复述一遍,奏曰:“如今天子、国母与小 臣,妖怪也都变成两个,满朝文武莫能辨焉,真伪难分,政令以此不行。国家以政令为要,既政令不行,国何以治之?大则倾危国家,小则惑乱天下。臣既秉心侍君,岂忍坐视。敬叩天庭查究是何妖怪为祸,乞差天兵剿除,以清凡世。 非惟国家幸甚,天下生灵亦幸甚矣。诚惶诚恐,冒奏天庭,伏以济世为心,俯加详察。”玉帝闻奏,即差检察司曹十人分往四方察究,是何等物下凡为怪,转奏施行。

十个司曹领旨,各投一方四大部洲去也。一曹查往东胜神洲,一曹查往南赡部洲,一曹查往西牛贺洲,一曹查往北荻庐洲,一曹又去查东八天,一曹就查南八天,又一曹即查西八天,一曹竟查北八天,一曹又查多罗蜜殿,一曹查十殿 阎君案前。查得此妖怪乃是西方雷音寺灵怪五鼠精走落中界作怪。一曹又奏曰:“此妖无法可施,只在西天佛国雷音寺世尊殿前宝盖笼中,有一只玉面金猫,能伏此鼠。若还到得世尊处,求借得此猫,能捕此鼠,胜过十方天兵矣。”玉 帝闻奏大喜,即差天使令玉牒文一封,前往西天雷音寺世尊殿前,求借玉面金猫。天使领了玉牒,脚踏祥云,竟往雷音寺去。正是:

行色一鞭驱紫电,不辞千里借金猫。

世尊若肯除妖怪,分别仁宗定宋朝。

天使驾起祥云,犹似龙飞,不时辰来到西天,径入雷音寺里,参见世尊。僧启:“慈悲,玉皇命使到来,求见慈颜,乞将玉牒奉上。”世尊如来展开玉牒一看,乃是玉皇大帝来借玉面金猫文牒。世尊乃知其意想云。乃吩咐天使暂且回 避,再容商议。天使退候殿阶,听候回旨。世尊与诸佛会议,世尊云:“玉帝赍下牒文,来借玉面金猫下凡收除妖气。我思僧家以慈悲为本,救人为心,又是玉帝分上,怎可不借与他去?”时广方大师进曰:“启告世尊,此猫殿上离他 不得!经卷极多,若此猫不在,却被群鼠咬坏,可不有误大事。”世尊云:“若还不借此猫,怎奈玉帝旨意,谁敢不从?”广方大师云:“世尊果若借他,可将金睛狮子借之则可。若玉帝究问其猫,只说要留金猫守护金经。玉帝想亦未 必加罪于我们。”世尊如来果依其言,遂将金睛狮子借之,付与天使。天使转接狮子,身驾祥云,不一时回转灵宵宝殿,把金睛狮子捧上玉帝案前。玉帝即招包文拯,将此兽交付文拯。

文拯欲待要接,值殿司曹见之,向前奏道:“此不是玉面金猫,乃金睛狮子。此物不能捕鼠!文曲星本为东京朝廷有难,不辞一死,来到此间,指望除此妖孽,以上救君,为国扶政,下以拯民,剪除灾祸。此谓忠臣良将之为也。除非 借得玉面金猫,方可降得此怪,亦不枉其舍死救世之心。今借来此兽不是玉面金猫,如何去除此妖?却不空费文曲星一场劳也。乞圣上大施恻隐,怜悯此文曲星来此一遭不易,还要再去借得金猫来,才去用得。”玉帝允奏,复差天使同 文曲星再往雷音寺去,恳世尊求借一遭。玉帝令文曲星同天使再去恳求:“倘世尊不肯,尔可再三恳借。他是仁心之佛,必然肯借与你去。”

包公只得同天使投往西天,来见世尊。参拜已毕,恳借玉面金猫。世尊云:“此猫要守护诸经,其实离不得此兽。不然玉牒先来,自当奉来了。”包公见其迟疑,犹豫未定,文拯哀道:“当今被鼠精脱形,国母亦遭其祸。此时政令不 行,国家危在旦夕。臣舍死而来,只为救世耳。伏乞慈佛开天地之心,行恻隐之念,借与此猫,上救朝廷,匡扶社稷,下救黎民。国家再造之恩,永远不忘。”世尊犹豫未允。有大乘罗汉进云:文曲星舍死到此,亦为生民之计耳。若不 怜文曲星之苦,亦可依玉帝之命。当救民为心,理合借他去,以救天下万民。”世尊依其言,令童子取过宝盖笼来。包公见笼内一兽。生得甚么模样?真个是奇异之宝。有诗为证:

宝盖笼中兽,形容不计年。

张威如虎势,睡卧似龙眠。

眼吐金光焰,脚舒铁爪坚。

满身花锦色,吼叫撼山川。

世尊令揭开笼盖,脱出金猫,口诵偈语一遍,那猫顿时伏身短小,缩如一捧之大,付与包文拯,令藏于袖中。又教之捕鼠之法。包公拜辞世尊,同天使回来,复见玉帝。包文拯稽首再拜,奏闻玉帝:“臣在西天恳求世尊借得玉面金猫 来了。”玉帝闻奏大悦,又命太乙天尊以杨柳枝水与文曲星饮之,其毒自解。文曲星谢恩已毕,玉帝再令天使送出南天门外而回。关、赵二元帅见包公借得玉面金猫来,各皆欢喜称贺,送出天门外。

且不说包公借猫,又说李夫人见包公吞了孔雀血,一气升天。吩咐家人忙扛尸身安顿床上,将锦被盖住了,昼夜看守,只等回阳。一连三日三夜,不见动静。李夫人心中甚忧。又过了一日,仍不见醒来,夫人慌张,守了四日,一连五 个昼夜,竟不回阳。李夫人大惊,事在忙逼之间,只听得包拯喉内一声响,包公忽然抬身转动,起来坐于床上。李夫人见包公回阳,十分欢喜,忙将热汤饮了。包丞相对夫人道:“我上天参见玉帝,查此妖怪,乃是西天雷音寺如来座下 ,走去五只老鼠下凡成精。我又去西方求见世尊,借得除妖之物来了。在我袖中,不可泄漏天机。”夫人问道:“如今何以处置?”拯轻轻付耳云:“尔明日入朝去见国母,道知其详,请国母择五月初五日,在南郊筑起高台,方断此事 。”夫人谨记其心。

次日起早,乘轿至午门外,步行进宫朝见国母,奏知情由。国母依议,即宣狄青:“密督领兵三千往南郊之外,拣择平坦去处筑起三丈高台,刻日即成,不可误事。”狄青受旨,带领步下军座前往南郊,下地筑台有三丈之高,周围方 正,上接金木水火土,接起五方旗幡,俱已完备,只等包登台断事不题。

却说包公在府衙里,吩咐二十四名雄健汉各执枪刀器械,择定是日布列台前,听候使唤。是日,包公焚香,登台坐定,审问施事。闹动东京城,军民哪个不来看此事。当日,真仁宗、假仁宗,真国母、假国母,真丞相、假丞相,真施 俊、假施俊都在台下立定。文官居左,武将居右,都在两班排列。独有真包公在台上立定,那假包公却在台下争辩。将近午时,包公在袖中先取出世尊所付经偈念了一遍,那玉面金猫伸出一只脚来,似猛虎之威。你道五只老鼠,因何这 等利害?正是西天佛国如来法座备贬之鼠:五鼠神通广大,如何法力无边?每遇初一十五,世尊说法讲经。日则潜踪灭迹,夜来出首盗听。只因经法饱满,可以藏身变形。施俊亦该如此,夫妻陷害不轻。混乱东京世界,故使天下不宁。 若无文曲辅弼,江山怎得太平。悲良舍死求候,早赐金猫平定。若无金猫捕鼠,宋朝安得宁静。

若不是文曲星舍死求佛,借来玉面金猫,你道此猫可有些甚的?正是:

犹如猛虎出山林,脚赛刚叉火眼睛。

咆哮一声山岳响,震天动地鬼神惊。

须臾,包公从袖中取出猫来。那猫闻得台下有鼠,两只金睛内金光闪闪,咆哮一声,如半空霹雳一般,飞下台去,先将三鼠假仁宗一口咬倒在地。那第二鼠是假国母,露形要走,却被神猫伸出左脚,一把抓住。一鼠乃是假包公,那神 猫再伸出右脚,一爪把一鼠抓来,放开口一连咬倒地下。军民见者齐的呐喊一声,那假王丞相是四鼠,假施俊是五鼠,二只鼠脱身要走上云霄,却被神猫飞身赶上咬倒一个下来,乃是假丞相。单走了五鼠,那玉面金猫不舍,一直赶上去 ,随着金光飞去了。

台下文武百官及满城百姓看除了此怪,无不喝采,都来争看。

见咬倒四鼠大奇,约长有丈余,四爪即如人之手足一般。被咬伤处,皆流出白膏,并无红血。包公道:“此鼠食人精血所成,故无鲜血。”即令各乡军人烹而食之,能助人之筋力。仁宗皇帝降旨,令军卒抬去分赐,各受烹而食之不题 。

且说这神猫不舍五鼠,直跟随金光赶去。那五鼠东逃西窜,后面神猫如飞赶来,他无处逃身,只得走上天去。刚刚走到天门边,遇着关、赵二大元帅把守天门前,知文曲星借猫收妖之事,二将把妖押见玉帝。玉帝将他解到西天如来处 问罪。五鼠拜见世尊,恳求赦宥:“望世尊发慈悲之念,恕小畜之罪,日后再不敢为非。”世尊是好生之德,不忍处死。但五鼠去了灵通,依旧是只硕鼠,化作原形,永在凡间受罪,盗得者食,不盗得者则饥。五鼠只得稽首受领佛命而 行。这玉面金猫依旧伏入宝盖笼中。二天将退守天门去了。天宫自此无事。有诗为证:

五鼠逃凡作孽多,贪淫作乱后如何。

包公借得金猫到,一刻清平唱凯歌。

五鼠既已剿灭,仁宗大悦,整鸾驾而回。文武百官入朝拜贺,仁宗降旨,宜包丞相上殿。包公即上殿,包公俯伏。仁宗命扶起,道:“多亏卿除五鼠,扫荡妖邪,平定天下。斯古之伊尹、姜尚无喻卿矣!今断此怪,卿实天神也,岂可 以寻常道哉!”包公顿首叩阶道:“皆赖圣上洪福,小臣有何德能,敢言功乎!”上命光禄寺宰牛杀马,大设太平宴,赏赐众臣。仁宗亲举御酒,与包丞相把杯,亲为插金花四朵,赐黄金十斤,采缎五百疋。文武又各赐赏,大吹大擂, 开怀畅饮,尽夜方散。

次日早朝,包公来到金銮殿上,俯伏金阶奏道:“今有淮安府河清县施俊,原系读书秀士,来东京赴举,被妖所害,误功名以致夫妻遭变,家业荒完。今幸妖怪以除,不敢私自归乡,请旨发放。”仁宗闻奏,甚加怜恤,道:“既是读 书儒士,

只望功名成就。遭遇妖怪所害,情实可悯。朕就教他特赐进士及第,敕赐黄金一车,白银一车,采缎五十疋,夫妇衣锦还乡。”圣旨降下,包公赍旨来到,施俊焚香接旨跪下。包公宣读诏曰:朕闻施俊,一个寒儒,十年勤苦,求功名 而路遇妖魔。朕虽寝食未尝不以爱民为心,而于施俊尤可悯焉。特赐施俊进士及第,乃赐黄金一车,白银一车,采缎五十疋,夫妇衣锦还乡,听候有旨,受任理事。

施俊叩首谢恩,夫妇荣归到家。亲朋庆贺,因祸得福。施俊将圣上赏赐银一车分一半与郑先生养老。后何赛花腹中疼痛,是受了妖怪毒气在肠,求董真人丹丸服二十粒,一吐恶涎,自后无恙。后生二子,读书连登科甲,俱享长寿,安 枕善终。
  -------------------------
  (全书完)

 

 

<<前一页     跳转到
        关 闭        下一篇:《官场现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