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公案》

作者:安遇时(明)

第二十九则 毡套客
  话说江西南昌府有一客人,姓宋名乔,负白金万余两往河南开封府贩卖红花,过沈丘县寓曹德克家,是夜,德克备酒接风,宋乔尽饮至醉,自入卧房,解开银包,秤完店钱,以待明日早行。不觉间壁赵国 桢、孙元吉一见就起谋心,设下一计,声言明日去某处做买卖。次日,跟乔来到开封府,见乔搬寓龚胜家,自入城去了。孙、赵二人遂叩龚胜门叫:“宋乔转来!”

胜连忙开门,孙、赵二人腰间拔出利刀,捉胜要杀,胜急奔入后堂,喊声:“强人至此!”往后走出。国桢、元吉将乔银两一一挑去,投入城中隐藏,住东门口。乔回龚宅,胜将强盗劫银之事告知,乔遂入房看银,果不见了,心忿不 已,暗疑胜有私通之意,即具状告开封府。

包公差张千、李万拿龚胜到厅,审问道:“这贼大胆包身,通贼谋财,罪该斩首。”吩咐左右拷打一番。龚胜哀告:“小人平生看经念佛,不敢为非。自宋乔入家,即刻遭强盗劫去银两,日月二光可证,小人若有私通,粉身碎骨亦当 甘受。”包公听了,喝令左右将胜收监,密探消息,一年无踪。包公沉吟道:“此事这等难断。”自己悄行禁中,探龚胜在那里如何。

闻得胜在禁中焚香诵经,一祝云:“愿黄堂功业绵绵,明伸胜的苦屈冤情”;二祝云:“愿吾儿学书有进”;三祝云:“愿皇天保佑我出监,夫妇偕老”。包公听了自思:此事果然冤屈。

又唤张千拘原告客人宋乔来审:“你一路来可在何处住否?”

乔答道:“小人只在沈丘县曹德克家宿一晚。”包公听了此言退堂。

次日,自扮南京客商,径往沈丘县投曹德克家安歇,托买毡套,凡遇酒店进去饮酒。已经数月,忽一日,同德克到景宁桥买套,又遇店吃酒,遇着二人亦在店中饮酒,那二人见德克来,与他拱手动问:“这客官何州人氏?”德克答道 :“南京人氏。”二人遂与德克笑道:“如今赵国桢、孙元吉获利千金。”

德克道:“莫非得了天财?”那二人道:“他二人去开封府做买卖,半月间,捡银若干。就在省城置家,买田数顷,有如此造化。”包公听了心想:宋乔事必是这二贼了,遂与德克回家。

问及方才二人姓什名谁,德克道:“一个唤作赵志道,一个唤作鲁大郎。”包公记了名字。次日,唤张千收拾行李回府,复令赵虎带数十匹花绫绵缎,径往省城借问赵家去卖。赵虎人其家,国桢起身问:“客人何处?”赵虎道:“杭 州人,名松乔。”

桢遂拿五匹缎来看,问:“这缎要多少价?”松乔道:“五匹缎要银十八两。”桢遂将银锭三个,计十二两与讫。元吉见国桢买了,亦引松到家,仍买五匹,给六锭银十二两与之。赵虎得了此银,忙奔回府报知。包公将数锭银吩咐库 吏藏在匣中,与别锭银同放在内,唤张千拘宋乔来审。乔至厅跪下,包公将匣内银与乔看,乔亦认得数锭云:“小的不瞒老爷说,江西银子青丝出火,匣内只有这几锭是小人的。望老爷做主,万死不忘。”包公唤张千将乔收监。急唤张 龙、李万往省城捉拿赵国桢、孙元吉。又差赵虎往沈丘县拘赵志道、鲁大郎。至第三日,四人俱赴厅前跪下,包公大怒道:“赵国桢、孙元吉,你这两贼全不怕我,黑夜劫财,坑陷龚胜,是何道理?罪该万死,好好招来!”孙、赵二人 初不肯招认,包公即唤志道、大郎道:“你说半月获利之事,今日敢不直诉!”那二人只得直言其情。

桢与元吉俯首无词,从直招供。包公令李万将长枷枷起,捆打四十;唤出宋乔,即给二家家产与乔;发出龚胜,赏银回家务业;又发放赵、鲁二人回去;吩咐押赵国桢、孙元吉到法场斩首。自此民皆安堵。
  --------------- ----------

<<前一页    后一页>> 跳转到
        关 闭        下一篇:《官场现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