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公案》

作者:安遇时(明)

第五十九则 恶师误徒
  话说人家教育子弟,择师为先。做先生的误了学生终身大事,真实可恨。东京有个姓张的先生,名字叫做大智,生来一字不通,只写得一本《百家姓》而已。那先生有一件好处,惯会谋人家好馆,处了 三年五载,得了七两八贯,并不会教训一字,把学生大事误尽不顾。有个东家姓杨名梁,因学生无成,死去告于包公台下。

告为恶师误徒事:易子而教,成人是望,夫子之患,在好为师。今某一丁不识,强谋人馆。束修争多,何曾立教。误子无成,杀人不啻。乞正斯文,重扶名教。上告。

包公看罢,大怒道:“做先生的误了学生,其罪不小。”唤鬼卒速拿恶师张大智来!不多时,张大智到。包公道:“张大智,你如何误了人家学生?”张大智道:“张某虽则不才,颇知教法,但凡教法要因人而施。学生生来下愚,叫 做先生的也无可奈何。就是孔夫子有三千徒弟,哪里个个做得贤人!况做先生的就如做父毋一样,只要儿子好,哪里要儿子不好!还有一件,孔夫子说道:自行束修以上,我未尝无诲焉。又孟子说道:待先生如此,其忠且敬也。看来做 主人家的也有难做处。因见杨某学生又蠢,礼数又疏,故未能造到大贤地位。”包公道:“杨梁你如何怠慢先生?”杨梁道:“因见先生不善教诲,故此怠慢他也许有的。”张大智道:“你见我不善教诲,何不辞了我家另请别个?”杨 梁道:“你见我怠慢你,何不辞了我家到别家去?”二人折辩多时。包公喝道:“休得折辩,毕竟两家都有不足处。”张大智又补一诉词:诉为诬师事:天因材笃焉,圣因人教哉。有朋自远方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自行束修以上,三 月不知肉味。

上大人容某禀告,化三千惟天可表。上诉。

包公看罢笑道:“待我考试先生一番,就是主人家的意思。”

遂出下一个题目来。先生就做,又一字不通。包公道:“果然名不虚传,主人慢情该有的;先生误了学生,罪同谋财杀命。

但主人家既请了那先生,虽则不通,该当礼待,以终其事,不可坏了斯文体面。今罚先生为牛,替主人家耕田,还了宿债;罚主人为猪,今生舍不得礼待先生,来生割肉与人吃。”批道:审得师有师道,黑漆灯笼如何照得;弟有弟道 ,朽樗栎如何雕得;主有主道,一毛不拔如何成得。先生没教法,误了多少后生,罚牛非过;主人无道理,坏了天下斯文,做猪何辞。从此去劝先生,不要自家吃草;自今后语主人,勿得来世受屠。

批完,各杖去讫。
  -------------------------

<<前一页    后一页>> 跳转到
        关 闭        下一篇:《官场现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