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公案》

作者:安遇时(明)

第六十四则 聿姓走东边
  话说东京管下袁州有一人姓张名迟者,与弟张汉共堂居住。

张迟娶妻周氏,生一子周岁。适周母有疾,着安童来报其女。

周氏闻知母病,与夫商议要回家看母,过数日方与收拾回去。

比及周氏到得母家,母病已痊,留一月有余。忽张迟有故人潘某在临安为县史,遣仆相请。张迟接得故人来书,次日先打发仆回报,许来相会。潘仆去后,迟与弟商议道:“临安县潘故人出来相请,我已许约而去,家下要人看理,你 当代我前往周家说知,就同嫂嫂回来。”弟应诺。

次日,张汉径出门来到周家,见了嫂嫂道知:“兄将远行,特命我来接嫂嫂回家。”周氏乃是贤惠妇人,甚是敬叔,吩咐备酒相待。张汉饮至数杯,乃道:“路途颇远,’须趁早起身。”

周氏遂辞别父母,随叔步行而回。行到高岭上,乃五月天气,日色酷热,周氏手里又抱着小孩儿,极是困苦难行,乃对叔道:“日正当午,望家里不远,且在林中内略坐片时,少避暑气再行。”张汉道:“既是行得难,少坐一时也好 ,不如先抱侄儿与我先去回报,令觅轿夫来接。”周氏道:“如此恰好。”即将孩儿与叔抱回来,正值兄在门首候望。汉说与兄知:“嫂行不得,须待人接。”迟即雇工轿夫前至半岭上,寻那妇人不见。轿夫回报,张迟大惊,同弟复来 其坐息处寻之,不见。其弟亦疑,谓兄道:“莫非嫂嫂有什物事忘在母家,偶然记起,回转去取,兄再往周家看问一番。”迟然其言,径来周家问时,皆云:“自出门后已半日矣,哪曾见她转来?”迟愈慌了,再来与弟穿林抹岭启蒙寻 ,寻到一幽僻处,见其妻死于林中,且无首矣。张迟哀哭不止。当日即与弟雇人抬尸,用棺木盛贮了。次日,周氏母家得知此事,其兄周立极是个好讼之人,即扭张汉赴告于曹都宪,皆称张汉欲奸,嫂氏不从,恐回说知,故杀之以灭口 。

曹信其言,用严刑拷打,张汉终不肯诬服。曹令都官根究妇人首级。都官着人到岭上寻觅首级不得,便密地开一妇人坟墓,取出尸断其首级回报。曹再审勘,张汉如何肯招,受不过严刑,只得诬服,认做谋杀之情,监系狱中候决。

将近半年,正遇包大人巡审东京罪人,看及张汉一案,便唤张犯厅前问之。张诉前情。包公疑之:当日彼夫寻觅其妇首级未有,待过数日,都官寻觅便有,此事可疑,令散监张汉于狱中。遂唤张龙、薛霸二公牌吩咐道:“你二人前往 南街头寻个卜卦人来。”适寻得张术士到。包公道:“令你代推占一事,须虔诚祷之。”术士道:“大人所占何事,敢问主意?”包公道:“你只管报占,主意自在我心。”推出一“天山遁”卦,报与包公道:“大人占得此卦,遁者, 匿也,是问个幽阴之事。”包公道:“卦辞如何?”术士道:“卦辞意义渊深难明,须大人自测之。”其辞云:遇卦天山遁,此义由君问。

聿姓走东边,糠口米休论。

包公看了辞,沉吟半晌,正不知如何解说,便令取官米一斗给赏术士而去。唤过六房吏司,包公问道:“此处有糠口地名否?”众人皆答无此地名。

包公退入后堂,秉烛而坐,思忖其事,忽然悟来。次日升堂,唤过张、薛二公牌,拘得张迟邻人萧某来到,密吩咐道:“你带二公人前到建康地方旅邸之间,限三日内要缉访张家事情来报。”萧某以事干系情重,难以缉访,虑有违限 的罪,欲待推辞,见包公有怒色,只得随二公人出了府衙,一路访问张家杀死妇人情由,并无下落。正行到建康旅邸,欲炊晌午,店里坐着两个客商,领一个年少妇人在厨下炊火造饭,二客困倦,随身卧于床上。萧某悄视那妇人,面孔 相熟,妇人见萧某亦觉相识,二人看视良久。那妇人愁眉不展,近前见萧某问道:“长者从哪里来?”萧某答道:“我萍乡人氏姓萧者便是。”妇人闻之是与夫同乡,便问:“长者所居曾识张某否?”萧某大惊道:“好似我乡里周娘子 !”周氏潸然泪下道:“妾正是张迟妻也。”萧乃道知张汉为你诬服在狱之故。周氏说道:“冤哉!当日叔叔先抱孩儿回去,妾坐于林中候之。忽遇二客商挑着竹笼上来,见妾独自坐着,四顾无人,即拔出利刀,逼我脱下衣服并鞋。妾 惧怕,没奈何遂依他脱下。那二客商遂于笼中唤出一妇人,将妾衣并鞋与那妇人穿着,断取其头置笼中,抛其身子于林里,拿我入笼中,负担而行,沿途乞觅钱钞,受苦万端。今遇乡里,恰是青天开眼,望垂怜恤,报知我夫急来救妾。 ”

言罢,悲咽不止。萧某听了道:“今日包爷正因张汉狱事不明,特差我领公牌来此缉访,不想相遇。待我说与公牌知之,便送娘子回去。”周氏收泪进入里面,安顿那二客商。萧某来见二公牌,午饭正熟,萧某以其事情说与二人知之 。张、薛二人午饭罢,抢入店里面,正值二客与周氏亦在用饭。二公牌道:“包公有牌来拘你,可速去。”二客听说一声包爷,神魂惊散,走动不得,被二公牌绑缚了,连妇人直带回府衙报知。包公不胜大喜,即唤张迟来问。迟到衙会 见其妻,相抱而哭。包公再审,周氏逐一告明前事。二客不能抵讳,只得招认。包公令取长枷监禁狱中,叠成案卷。包公以张汉之枉明白,再勘问都官得妇人首级情由,都官不能隐瞒,亦供招出。审实一干罪犯监候,具疏奏达朝廷。不 数日,仁宗旨下:二客谋杀惨酷,即问处决;原问狱官曹都宪并吏司决断不明,诬服冤枉,皆罢职为民;其客商赀帛赏赐邻人萧某;释放张汉;周氏仍归夫家;周立问诬告之罪,决配远方;都官盗开尸棺取妇人头,亦处死罪。

事毕。众书吏叩问包公,缘何占卜遂知此事?包公道:“阴阳之数,报应不差。卦辞前二句乃是助语,第三句‘聿姓走东边’,天下岂有姓聿者?犹如聿字加一走之,却不是个‘建’字!‘糠口米休论’,必为糠口是个地名。及问之 ,又无此地名。想是糠字去了米,只是个单‘康’字。离城九十里有建康驿名,那建康是往来冲要之所,客商并集,我亦疑此妇人被人带走,故命邻里有相识者往访之,当有下落。果然不出我之所料。”众吏叩服包公神见。
  -- -----------------------

<<前一页    后一页>> 跳转到
        关 闭        下一篇:《官场现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