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公案》

作者:安遇时(明)

第六十八则 寿夭不均
  话说阴间有个注寿官,注定哪一年上死,准定要死的。注定不该死,就是死还要活转来。又道阴骘可以延寿,人若在世上做得好事,不免又在寿簿上添上几竖几画。人若在世上做得不好事,不免又在寿 簿上去了几竖几画。若是这样说起来,信乎,人的年数有寿夭不同,正因人生有善恶不同。哪晓得这句话也有时信不得。

山东有个冉道,持斋把素,一个常行好事,若损阴骘的,一无所为,人都叫他是个佛子;有个陈元,一生做尽不好事,夺人之财,食人之肝,人都唤他是个虎夜叉。依道理论起来,虎夜叉早死一日,人心畅快一日,佛子多活一日,人 心喜欢一日。不期佛子倒活得不多年纪就夭亡了。虎夜叉倒活得九十余岁,得以无病善终。人心自然不服了。因此那冉佛子死到阴司之中告道:告为寿夭不均事:阴骘延寿,作恶夭亡,冥府有权,下民是望。今某某等为善夭,为恶寿。 佛子速赴于黄泉,虽在生者不敢念佛;虎叉久活于人世,恐祝寿者皆效虎。

漫云夭死是为脱胎,在生一日胜死千年。上告。

包公见状即问道:“冉道,你怎么就怨到寿夭不均?”冉道道:“怨字不敢说,但是冉某平素好善,便要多活几年也不为过,恐怕阴司簿偶然记差,屈死了冉某也未可知。”包公道:“阴司不比阳间容易入人之罪,没人之善。况夫生 死大事,怎么就好记差了!快唤善恶司并注寿官一齐查来。”不多时,鬼使报道:“他是口善心不善的。”包公道:“原来如此。”对冉道说:“大凡人生在世,心田不好,持斋把素也是没用的。况如今阳间的人,偏是吃素的人心田愈 毒,借了把素的名色,弄出拈抢的手段。俗语说得好,是个‘佛口蛇心’。你这样人只好欺瞒世上有眼的瞎子,怎逃得阴司孽镜!你的罪比那不吃素的还重,如何还说不服早死?”冉道说:“冉某服罪了。但是陈元这样恶人,如何倒活 得寿长?”包公即差鬼卒拘陈元对审。

陈元到了,包公道:“且不要问陈元口词,只去善恶簿上查明就是。”不多时,鬼吏报道:“不差,不差!”包公道:“怎么反不差?”鬼吏通:“他是三代积德之家。”包公道:“原来如此。

一代积善,犹将十世宥之,何况三代?但是阳世作恶,虽是多活几年,免不得死后受地狱之苦。”遂批道:审得冉道以念佛而夭亡,遂怨陈元以作恶而长寿。岂知善不善在心田,不在口舌;哪晓恶不恶论积累,不论一端。口里吃素便 要得长寿,将茹荤者尽短命乎?一代积善,可延数世,彼小疵者,能不宥乎?佛在口而蛇在心,更加重罪;行其恶而长其年,难免冥苦。毋得混淆,速宜回避。

批完,二人首服而去。
  -------------------------

<<前一页    后一页>> 跳转到
        关 闭        下一篇:《官场现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