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公案》

作者:安遇时(明)

第八十八则 青粪
  话说同安县城中有龚昆;娶妻李氏,家最丰饶,性多悭吝。适一日岳父李长者生日,昆备礼命仆人长财往贺,临行嘱道:“别物可逊他受些。此鹅决不可令他受了。”长财应诺而去,及到李长者家,长者见 其礼亦喜,又问道:“官人何不自来饮酒?”长财道:“偶因俗冗,未得来贺。”长者令厨于受礼,厨于见其礼物菲薄,择其稍厚者略受一二,遂乃受其鹅。

长财不悦,恐回家主人见责,饮酒几杯,闷闷挑其筐而回。回到近城一里外,见田中有群白鹅,长财四顾无人,乃下田拣其大者捉一只,放在鱼池尽将毛洗湿,放入笼中。谁知鹅仆者名招禄,偶回家去,在山旁撞见长财,笼中无鹅, 及复来田,但见长财捉鹅放入笼中而去。招禄且叫且赶,长财并不理他,只管行去。行了一望路,偶遇招禄主人在县回来,招禄叫声:“官人,前面挑笼的盗了我家鹅,可速拿住。”其主闻知,一手扭住。长财放下,乃道:“你这些人 好无礼,无故扯人何干?”主道:“你盗我鹅,还说扯你何干?”二人争闹。偶有过路众人,乃为息争道:“既是他盗的鹅,众人与你解释,可捉转入鹅群,如即合伙,就是你的;如不合伙,相追相逐,定是他的。”长财道:“众人言 之有理,可转去试试。”长财放出鹅来入群中,众鹅见其羽皆湿,不似前样,众鹅相追相逐,并不合伙。众人皆道:“此鹅系长财的,你主仆两人何欺心如此?可捉还他。”其主被众人抢白,觉得无趣,乃将招禄大骂。招禄道:“我分 明前路见他笼中无鹅,及到田时,见他捉鹅上岸,如何鹅不合伙?”心中不忿,必要明白,二人扭打。

偶值包公行经此地,见二人打闹,问是何事?二人各以其故言之。包公细看其鹅,心中思忖,说是招禄之鹅,何为不合其伙?说是长财的,他岂敢平白赖人?其中必有缘故,想得一计,叫二人各自回家,带鹅县中,吩咐明早来领去。

次日,公差唤二人进衙领鹅。包公亲看,乃道:“此鹅是招禄的。”长财道:“老爷,昨日凭众人皆说是小人的,今日如何断与他去?”包公道:“你家住城中,养鹅必是粟谷;他居住城外,放在田间,所食皆草莱。鹅食粟谷,撒粪 必黄;如食草菜,撒粪必青。今粪皆青,你如何混争?”长财乃道:“既说是他的,昨日为何放彼群鹅之中相逐相追,不合他伙?”包公道:“你这奴才还自强辩!你将水洗其毛皆湿,众鹅见其毛不同,安有不追逐者乎?”鹅给还招禄 ,喝左右重责长财二十板赶出。邑人闻之,一县传颂,皆称包公为神明云。
  -------------------------

<<前一页    后一页>> 跳转到
        关 闭        下一篇:《官场现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