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公案》

作者:安遇时(明)

第八十九则 和尚皱眉
  话说包公为县尹,偶一夜梦见城隍送四个和尚来,三个开门笑,一个独皱眉。醒来疑异。次日十五,即往城隍庙行香,见庙中左廊下有四个和尚,因记及夜间所梦的事,乃唤四个和尚问道:“你等和尚 为何不迎接我?”一和尚答道:“本庙久住者当迎接,小僧皆远方行脚,昨晚寄宿在此,今日又往别寺去,孤云野鹤,故不趋奉贵人。”包公见有三个和尚粗大,一个和尚细嫩,不似男子样,心中生疑,因问道:“和尚何名?”

一个答道:“小僧名真守,那三个都是徒弟,名如贞、如海、如可。”包公问道:“和尚会念经否?”真守道:“诸经卷略晓一二。”包公哄他道:“今是中秋之节,往年我在家常请僧念经,今幸遇你四人,可在我衙中诵经一日,以 保在官清吉。”

即带四僧入衙去。包公命后堂摆列香花蜡烛,以水四盆与僧在廊边洗澡,然后诵经。其三僧已洗,独如可不洗,推辞道:“我受师父戒,从来不洗澡。”包公以一套新衣服与他换道:“佛法以清净为要,哪有戒洗澡之理。纵有此戒, 今为你改之。”命左右剥去褊衫,见两乳下垂,乃是妇人。

包公令锁了三僧,将如可问道:“我本疑你是妇人,故将洗澡来试,岂是真要念经乃请你等行脚僧!你这淫乱妇人,跟此三僧逃走,好好从头招出缘由来!”妇人跪泣道:“小妾是宜春县孤村褚寿之妻,家有婆婆七十余岁。因旧年七 月十四晚这三个和尚来借宿,妾夫褚寿辞道,我乃孤村贫家,又无床被,不可以歇。这和尚说道,天晚无处可去,他出家人不要床被,只借屋下坐过一夜,明早即去。遂在地打坐诵经。妾夫见他不肯去,又怜他出家人,备具斋饭相待, 开床与他歇。谁料这秃子心歹,取出戒刀将妾夫杀死。妻与婆婆将走,被他们拿住,将婆婆亦杀死,强把妾来削发。次日,放火烧屋,将僧衣、僧鞋逼妾同去。用药麻口,路上不能喊叫。略不能行,又将我打。妾思丈夫、婆婆都被他杀 死,几回思想杀他报冤,奈我妇人胆小不敢动手。昨晚正是十四夜,旧年丈夫、婆婆被杀之日适值周年,这三个买酒畅饮,妾暗地悲伤,默祷城隍助妾报冤。今老爷叫他人衙,妾道是真请他念经,故不敢告此情。早知老爷神见疑我是妇 人,故将洗澡试验,妾早已说出了。今日乃城隍有灵,使妾得见青天,报冤雪恨。虽即死见丈夫、婆婆于地下,亦无所恨。”包公道:“你从三个和尚污厚一年,若不说出昨夜祷祝城隍一事,我今日必以你为淫贼,决难免于官卖。你今 说默祷城隍求报婆婆、丈夫的冤,此乃是实事,我昨夜正梦城隍告我。今与梦相合,方信城隍有灵,这三秃子合该拟斩。”堂上起文书将妇人送还母家,另行改嫁。
  -------------------------

<<前一页    后一页>> 跳转到
        关 闭        下一篇:《官场现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