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

我们党之所以获得伟大的成就,又在于坚持地实行了为人民服务的基本原则,使我们党成为建立在人民群众中和人民群众保持密切的联系,而且有严格纪律的党。它有严格的建立在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制,有自觉的铁的纪律,有严肃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在党内不容许有小组织和派别活动,慎重地接收党员,每个党员都要直接参加党的组织和党的工作等等。所有这些组织原则,都是为着领导人民达到彻底解放的目的。

——摘自刘少奇《论党》(1945年5月14日)


我们为人民服务,就要对人民负责,就要在客观上使人民因为我们的服务而获得益处,获得解放,就要力求不犯或少犯错误,免得害了人民,引起人民的损失。凡属是我们提出的任务、政策与工作作风,都应该是正确的,这样才于人民有利;如不正确,即要损害人民的利益,那就要诚恳地进行自我批评,迅速求得改正。就是说,我们要善于为人民服务,要服务得很好,而不要服务得很坏。因此,我们在人民面前,一切都不应采取轻率态度,而应采取严肃的负责的态度。

——摘自刘少奇《论党》(1945年5月14日)


共产党的纪律,是建筑在自觉基础上的,不可以把党的纪律变成机械的纪律,变成限制党员自动性与创造精神的所谓“纪律”。应该使党员的纪律性与创造精神结合起来。

——摘自刘少奇《论党》(1945年5月14日)


在我们的许多国家机关中,存在着高高在上、不了解下级和群众的意见、对于下级和群众的意见加以压制、对于群众生活漠不关心的官僚主义现象。这种脱离群众、脱离实际的官僚主义,严重地妨碍着国家的民主生活的发展,妨碍着广大群众的积极性的发挥,妨碍着社会主义事业的前进。

——摘自刘少奇《在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1956年9月15日)


对于混进党内的反革命分子,在党内坚持进行分裂破坏活动的阶级异己分子和其他不可救药的腐化堕落分子,党采取了坚决态度,把他们清除出去。在我们的队伍中确是混入了一些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坏分子,我们已经清洗了一些,以后也还要继续注意防范和清洗。但是事实证明,这样的人只是极少数。在党领导了国家政权以后,党内贪污腐化、违法乱纪、道德堕落的现象有了某种程度的发展,这种严重现象必须坚决制止。

——摘自刘少奇《在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1956年9月15日)


我们有的领导人把本单位的群众看作是属自己管的手下人。他的话是这样的:“我是管你们的,而你们是归我管的;你们应该听我的话,而我可以不听你们的话;我有权力命令你们,你们没有权力命令我。”这个态度是什么态度?我想这个态度是官僚主义的态度,是根本错误的态度。他已经不把自己看作是人民的一分子,而把自己放在与人民对立的地位,与人民群众对立起来。

——摘自刘少奇《如何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1957年4月27日)


我们党、政府、国家、经济机关的领导人,本来是人民群众的公仆,社会的公仆。现在我们有的同志已经变为老爷,把人民群众当作仆人,自己还不自觉。这是错误的。我们所有的领导人都是为人民服务的,是人民的公仆,是人民的勤务员,没有权利当老爷。

——摘自刘少奇《如何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1957年4月27日)


有觉悟的党员能够首先自己遵守纪律,做遵守纪律的模范。对别的同志可以宽,对自己应当严,这就是古人所谓“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待己以严,对人以宽”。因此我们应当特别提高党员的自觉性。

——摘自刘少奇《论党员在组织上和纪律上的修养》(1941年11月)


有许多人调皮捣蛋,不老实,专门“钻空子”;手臂很长,什么东西都搞得到,到处占面子,占便宜。这样的人,最后要被检举的,要吃亏的。至于那些埋头苦干的人,都是老实人,现在吃一点亏,最后会成功的,人家总会知道你是好同志。我们的党员应当学好样子,不应当学坏样子。

——摘自刘少奇《论党员在组织上和纪律上的修养》(1941年11月)


党内团结,是原则的团结,是布尔什维克的团结,不是无原则的团结。如果有人以私人感情、老同事、好朋友、同乡、同学、吃酒、送钱、送东西等办法,去团结干部,拉拢干部,那就是完全错误的。一切有党性的党员,必须给这种人、这种行为以严正的拒绝,保证我党及党的各个环节在党中央的领导之下坚固的团结起来,在正确的、高度的、明确的原则之上团结起来。

——摘自刘少奇《反对党内各种不良倾向》(1941年)


一切党员如果发现其他党员有不正当的行为及危害党的利益的行为时,必须向相当的党的组织报告,不得隐瞒或互相包庇。

——摘自刘少奇《论党内斗争》(1941年7月2日)


某些党员并不是不懂得党章、党纪,也不是不知道或不懂得党的决议和政策,他们对这些都是完全清楚的,没有任何不明白或引起误解的可能,然而他们在实际活动中却要明知故犯,有意地钻空子,或者阳奉阴违,假公济私,挟嫌报复,对党隐瞒欺骗,贪污、失职等,对于这些党员的这些行为,在经过审查确实之后,是必须给以党的纪律制裁的。否则,党的纪律就要逐渐地松弛下来,这些坏的行为就要进一步发展,并可能成为某些地方一时的风气。这是对党对人民都极端有害的。

——摘自刘少奇《恰当地分析和处理党员的错误》(1951年7月20日)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