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感到名利不可能给人带来幸福

对话人:邵建伟

原任职务:山西省临汾市公安局局长

触犯罪名:受贿罪

判决结果:200511月,邵建伟被阳泉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九年。

犯罪事实:199212月至20043月,邵建伟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62.6万余元、美金1万元和价值29万元港币的高档手表5块。

新闻背景:近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法治中国》传媒记者采访了正在监狱服刑的邵建伟。

现实与期望值的差距,让他有了别样的想法

邵建伟从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派出所担任户籍民警。经过努力,他历任太原市公安局杏花岭分局副局长、局长,太原市公安局副局长,临汾市公安局局长。随着职务的提升、交际圈的扩大,邵建伟的心态发生了转变。

记者:初入警界的时候,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邵建伟:因为当时我是从农村出来的,能到城里,而且找到了理想的工作,这对我来说就已经很满足了,还顾不上考虑其他的,总是想着埋下头扑下身子把工作干好。

记者:1983年的一天,媒体报道了你拒收100元感谢费的先进事迹。当时你一个月的收入有多少?

邵建伟:40多元吧。

记者:那个时候的100元钱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为什么拒绝了?

邵建伟:差不多是我两个多月的工资。我当时就觉得给老百姓办些事情是应该的,收受东西是不应该的。

记者:后来是什么原因使你的思想产生了变化?

邵建伟:那几年刚改革开放,国家政策好,私营企业的一些老板先富了起来,收入各方面都比较高。在与他们相比较的过程中,我的心理开始变得不平衡。

记者:就是说现实跟你的期望值其实还是有一点差距的?

邵建伟:有差距。当然,也可能是我的想法太多了。

记者:你的期望是什么?

邵建伟:像那一年,我希望在太原市公安局担任局长,后来没有在太原市留任,去了临汾。

记者:想获得更大的权力?邵建伟:对,这个很明确。

记者:更大的权力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邵建伟:拥有更大的权力,我觉得一方面意味着你自己有能力,如果你做了20年还是个科员,那就没法说出口了。另一方面,这是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一个渠道吧。

认为有了权力,获取金钱的机会就会更大

邵建伟在任职期间,收受犯罪嫌疑人亲属、公安干警、私营企业主及有关单位负责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62万余元、美金1万元和价值29万元港币的高档手表5块。

记者:权和钱对你来说,哪个更重要?

邵建伟:在我的心目中,应该说是权力吧。有了权力,获取金钱的机会可能就更多了吧。

记者:对给你好处的那些人来说,他们能从你这里得到什么样的回报呢?

邵建伟:有些肯定是在调整提拔干部上,因为我在这方面有建议权;或者是案件方面的,因为我对案件有审批权。

记者:听说在受贿的过程中你有一个一对一的理论?

邵建伟:我想所有的职务犯罪人员都是这样做的。肯定是在当事人和我在场的时候我才接受,而且这些送钱送物的人也都知道这个。

记者:就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认为这样就万无一失了吗?

邵建伟:当时好像感觉到这个安全性比较高吧,但现在看来不可能。因为有些时候你面对的是自己职权范围内的一群人,而不是某个人。面对这一群人,有些时候影响就形成了,形成影响之后就不可能是一对一了,大家就都知道了嘛。

看反腐报道的目的是如何避免自己被查处

监狱根据服刑人员不同的文化程度和性格特点,将他们安排在不同的岗位改造,邵建伟被安排在监狱的教研室工作,负责图书的管理和借阅。

记者:你喜欢看什么类型的书?

邵建伟:我喜欢看历史、哲学之类的书籍。

记者:原来作为公安局局长,你是负责抓犯罪分子的,可如今你却和形形色色的犯罪分子在一起,也成了被管教的对象。面对这巨大的身份落差,你在刚进监狱时是不是心里很难受?

邵建伟:唉,太难受了。我刚进来的时候心里就有一种幻觉,不相信这是真的。我曾一遍一遍地问自己,这就是监狱?这就是自己今后要呆的地方?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必须得承认是自己没有做好嘛。

看到管教干警,想起以前自己也跟他们穿着一样的衣服,心里就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感受。我老盯着那些衣服看,百感交集啊。

记者:听说在你任职期间也经常看一些反腐败案例报道?

邵建伟:看那些报纸杂志的时候,我当时想的就是看看这些人是怎么被查出来的,意思就是怎么能避免自己被查处吧。

记者:并不是想从那些落马的贪官身上吸取教训?

邵建伟:对。如果学习的动机和目的正确,那么学习的效果就是有益的。如果学习的目的和动机不正确,那么学习对他来讲就是无益的,只能是越走越远。我就属于后者。

记者:作为一名执法者,你清楚自己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邵建伟:知道,这是法律不允许的。

记者:但是又心存侥幸。

邵建伟:对,心存侥幸,在利益的诱惑和金钱的诱惑下,我利令智昏了。

能和家人、朋友在一起生活就是最大的幸福

自从邵建伟入监后,他的家人每个月都会坐上三个小时的汽车来到地处偏远的监狱探望他。来探望的人中,除了妻子、孩子,还有邵建伟年近八旬的老母亲。

记者:听说你的老母亲最近刚来探望过你?

邵建伟:拿个纸巾吧。谢谢。(擦泪)

记者:是不是一提到她,你就会特别有感触?

邵建伟:唉,太伤感了,太愧疚了!她老人家78岁了,已是风烛残年,我最担心的就是她能不能等到我出狱的那一天。每一次会见她都来,我在监狱里面服刑,她老人家的心也跟着我服刑。唉,所以说违法犯罪就是最大的不孝!

以前我以为名利能给人带来幸福,现在感觉到,名利不可能给人带来幸福。我想不止我一个人,恐怕在监狱里面的人,都会对幸福的理解有一个质的变化。

记者:那现在你理解的幸福是什么?

邵建伟:撇开自由不讲,如果要在外头,那肯定就是尽自己最大所能去做好每一件事情,然后就是和家人、朋友在一起生活吧。其实,幸福是很简单、很普通的。现在想来,以前对名利、金钱的追求,其实是很肤浅的。

记者:就像你自己说的,一直在追求幸福,但是道路却南辕北辙。

邵建伟:对。如果思想上、认识上发生了偏差,有些事情看起来你是向那个地方靠近了,其实是越走越远了。

记者:我知道你每接受一次这样的采访,可能对你来说就像是又揭了一次伤疤,但勇于面对自己过去曾经犯下的错误,其实也是为了更好地面对将来。

邵建伟:是这个道理。如果说我的事情对其他人能有帮助有教育,我还是愿意做这个事情的。

(文章来源:正义网)

跳转到
上一篇:湘潭市原副市长朱少中40多次节日前后受贿莫在“节日腐败”中沉沦         关 闭        下一篇:习惯人情往来致错误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