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时评:反腐勿忘治“蚁贪”》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对于高层贪官,民间称为“硕鼠”。民间将这种“今天拿点钱,明天收点礼,好像蚂蚁搬家一样”,被形象地称为“蚁贪”,即“蚂蚁搬家式腐败”。俗话说“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因此,作为一般党员干部,也要时时处处提醒自己,告诫自己,强抑住心中骤增的贪欲,才免得成为“蚁贪”。

对于高层贪官,民间称为“硕鼠”。有古诗为证,如曹邺的《官仓鼠》:“官仓老鼠大如斗,见人开仓亦不走。健儿无粮百姓饥,谁遣朝朝人君口。”诗人在这首诗里愤怒揭露了这种现象,他质问的是官仓鼠,实际上谴责的是朝庭里的贪官污吏。

然而现实中,还存在这样一种腐败类型——主人公大都是处于权力末端的“小人物”,职务相对不高,多为科级干部及科级以下工作人员,但是他们凭借手中的权力,在短则几个月、长达三五年、甚至十余年的时间里,几十次甚至成百上千次持续地贪污受贿,竟能累计起巨额财产。民间将这种“今天拿点钱,明天收点礼,好像蚂蚁搬家一样”,被形象地称为“蚁贪”,即“蚂蚁搬家式腐败”。

现实生活中,这种“蚁贪”太多了。如:浙江省天台县教育局教研室原主任陈义栋、副主任钱祖伟,他们与印刷厂厂长约定,印制该县中小学试卷,每张试卷提取1.2分钱的“好处费”。这个回扣的比例看似小得不能再小,但因该县中小学试卷数量巨大,又是长期约定,几年累积下来的数额非常可观。从2004年上半年至2008年下半年,二人收受回扣达25万元,涉及约2500万份试卷。天台县法院依法判处二人十年至十二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又如:江苏省苏州市吴县渔政管理站阳澄湖分站,是个连科员级也称不上的小单位,正式在编人员只有三人,而原站长李永芝,却在任职期间,采用隐瞒养殖面积、顺手牵羊、巧立名目收费等手段,贪污300万元,最终因贪污、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

其实,“蚁贪”是一种多发而又常被忽视的腐败,是一种“庸常的罪恶”。一方面,身处其中的贪官对这种零打碎敲的贪腐不以为耻,甚至暗中攀比,官场文化因此被扭曲。另一方面,这也生成为社会大环境中一种潜规则,常被人忽视甚至认同。“腐败只发生在职权大的人身上,一笔收受几十万元才叫犯法,自己一次才收个千儿八百的,根本不算什么。”正是抱着这种想法,江苏省泰兴市财政局契税所原所长陈承,凭借着“蚂蚁搬家”的方式,在近10年的时间里,先后56次收受有关单位和个人送的人民币32万余元,最终身陷囹圄。

“蚁贪”与“硕鼠”相比,其危害性同样大。如果把国家比作堤坝,那么大贪、巨贪就犹如“海啸”,有着颠覆性的冲击力。而蚁贪则是堤坝上的蚁穴,隐蔽性较强,只不过周期比较长,最后也可以形成大坝的裂缝。“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就是这个道理。在中国,处于权力高端的领导干部数量毕竟有限,而处于权力末端的小人物数量很多,一旦任由蚁贪现象在金字塔底端蔓延开来,整个国家的反腐根基会被动摇,后果是可怕的。正如我们常讲的:基础不牢,地动山摇。

因此,反腐同样不要忘治“蚁贪”。当然从事实上讲,“蚁贪”的贪腐数额较“硕鼠”要少的多,但是这并不表明蚁贪的腐败行为危害就轻,因为腐败不管大小,性质上都是一样的;而且“蚁贪”和我们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同时因为级别低、人数多,且与基层群众直接接触,故其影响的恶劣程度比“硕鼠”更甚,带给我们的感受更为真切,因而“蚁贪”同样为老百姓所痛恨,反腐败同样要治“蚁贪”。

俗话说“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因此,作为一般党员干部,也要时时处处提醒自己,告诫自己,强抑住心中骤增的贪欲,才免得成为“蚁贪”。

(文章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跳转到
上一篇:《反腐时评:购物卡反腐需迈过四道“关”》         关 闭        下一篇:《反腐时评:党员干部要常怀“四心”》